文天祥 酹江月/念奴娇







/








线













酹江月/念奴娇原文:

乾坤能大,算蛟龙、元不是池中物。风雨牢愁无著处,那更寒虫四壁。横槊题诗,登楼作赋,万事空中雪。江流如此,方来还有英杰。堪笑一叶漂零,重来淮水,正凉风新发。镜里朱颜都变尽,只有丹心难灭。去去龙沙,江山回首,一线青如发。故人应念,杜鹃枝上残月。


文天祥简介:


酹江月/念奴娇注释:

【池中物】比喻蛰居无为的人。《三国志·吴志·周瑜传》:“刘备以梟雄之姿,而有关羽、张飞熊虎之将……恐蛟龙得云雨,终非池中物也。”唐杜甫《七月三日戏呈元二十一曹长》诗:“吾子得神仙,本是池中物。”金元好问《壬辰十二月车驾东狩后即事》诗之四:“蛟龙岂是池中物,蟣蝨空悲地上臣。”陈衍《辽诗纪事·张元》:“张有雪诗,吴诗独不传。观此数联,可想见其非池中物也。”漢


酹江月/念奴娇赏析:

南宋帝祥兴元年(1278)十二月,文天祥率兵继续与元军作战,后兵败被俘,在押送燕京时,途经金陵,作者在驿中写此词酬答邓剡。词中描写了作者的囚徒生活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感慨。他不但自己宁死不屈,而且深信未来将有更多的豪杰之士起来继续进行斗争。这首词充分表现出作者对南宋王朝的耿耿忠心。高尚的民族气节,凛然可见。起首四句写囚徒生活。"算蛟龙元不是池中物",其中包括作者自己,他幻想有朝一日仍能乘云布雨。"风雨"、"寒蛩",进一步烘托囚徒生活的凄苦。"横槊赋诗"三句,从文治武功方面写自己抱负的不凡,把整顿乾坤,定乱扶衰,恢复家室的重担加在自己身上。然而,如今被俘,崇高的理想竟变成"空中"飞"雪"。歇拍"江流如此,方来还有豪杰"二句,把希望寄托于未来,坚信爱国事业,后继有人。悲苦之中透出一线光明。下片,换头之句承上,作者意识到自己的前途是深秋的一片落叶,对祖国的前途已无能为力了。"重来淮水",又怎能不感慨万端?所以"镜里"二句说明,尽管自己在囚徒生活中使"朱颜""变尽",但那颗报国的赤心,是永远不会被埋没的。"丹心难灭"与作者《过零丁洋》诗中"留取丹心照汗青"是同样光照千古的名句。"去去龙沙"三句,不仅表示对故国的怀念,而且还在向友人表示,当他再度听到杜鹃带血的啼声之时,那就是作者的魂魄变成杜鹃回到南方。这种思想感情在同一时期写的《金陵驿》一诗中,表现得更为明显:"从今却别江南路,化作杜鹃带血归。"这首词在生与死的矛盾冲突中,逐次深入地展示出一个爱国者的崇高心灵,使千百年之后的读者在词中获得思想上的教益和精神上的熏陶。



文天祥其他诗歌:


酹江月/念奴娇诗句:


可能你会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