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刚中 自讼




线



















自讼原文:

我昔岔地冬少袴,四壁亦无惟有柱。自从脚蹈官职场,暖及奴胥妻子饫。线因针入敢忘针,入室古云当见妒。云衢跌足泥淖寒,涕泣牛衣复如故。衔恩省咎到骨髓,万罪一愚难自恕。山深坐觉困烟瘴,天阔日思沾雨露。性中不爱宾客诗,亦可未然工间句。文章谁谓不得力,陋儒岂是冠相误。


郑刚中简介:



郑刚中其他诗歌:


自讼诗句:


可能你会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