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长排门告示,但有的差使无推故,这差使不寻俗。一壁厢纳草也根,一边又要差夫,索应付。又是言车驾,都说是銮舆,今日还乡故。王乡老执定瓦台盘,赵忙郎抱着酒胡芦。新刷来的头巾,恰糨来的绸衫,畅好是妆么大户。  [耍孩儿]瞎王留引定火乔男妇,胡踢蹬吹笛擂鼓。见一颩人马到庄门,匹头里几面旗舒。一面旗白胡阑套住个迎霜兔,一面旗红曲连打着个毕月乌。一面旗鸡学舞,一面旗狗生双翅,一面旗蛇缠葫芦。  [五煞]红漆了叉,银铮了斧,甜瓜苦瓜黄金镀,明晃晃马镫枪尖上挑,白雪雪鹅毛扇上铺。这些个乔人物,拿着些不曾见的器仗,穿着些大作怪的衣服。  [四煞]辕条上都是马,套顶上不见驴,黄罗伞柄天生曲,车前八个天曹判,车后若干递送夫。更几个多娇女,一般穿着,一样妆梳。  [三煞]那大汉下的车,众人施礼数,那大汉觑得人如无物。众乡老展脚舒腰拜,那大汉挪身着手扶。猛可里抬头觑,觑多时认得,险气破我胸脯。  [二煞]你身须姓刘,你妻须姓吕,把你两家儿根脚从头数:你本身做亭长耽几杯酒,你丈人教村学读几卷书。曾在俺庄东住,也曾与我喂牛切草,拽坝扶锄。  [一煞]春采了桑,冬借了俺粟,零支了米麦无重数。换田契强秤了麻三秆,还酒债偷量了豆几斛,有甚糊突处。明标着册历,见放着文书。  [尾声]少我的钱差发内旋拨还,欠我的粟税粮中私准除。只通刘三谁肯把你揪扯住,白甚么改了姓、更了名、唤做汉高祖。
睢景臣

哨遍·高祖还乡

哨遍·高祖还乡原文


  社长排门告示,但有的差使无推故,这差使不寻俗。一壁厢纳草也根,一边又要差夫,索应付。又是言车驾,都说是銮舆,今日还乡故。王乡老执定瓦台盘,赵忙郎抱着酒胡芦。新刷来的头巾,恰糨来的绸衫,畅好是妆么大户。  [耍孩儿]瞎王留引定火乔男妇,胡踢蹬吹笛擂鼓。见一颩人马到庄门,匹头里几面旗舒。一面旗白胡阑套住个迎霜兔,一面旗红曲连打着个毕月乌。一面旗鸡学舞,一面旗狗生双翅,一面旗蛇缠葫芦。  [五煞]红漆了叉,银铮了斧,甜瓜苦瓜黄金镀,明晃晃马镫枪尖上挑,白雪雪鹅毛扇上铺。这些个乔人物,拿着些不曾见的器仗,穿着些大作怪的衣服。  [四煞]辕条上都是马,套顶上不见驴,黄罗伞柄天生曲,车前八个天曹判,车后若干递送夫。更几个多娇女,一般穿着,一样妆梳。  [三煞]那大汉下的车,众人施礼数,那大汉觑得人如无物。众乡老展脚舒腰拜,那大汉挪身着手扶。猛可里抬头觑,觑多时认得,险气破我胸脯。  [二煞]你身须姓刘,你妻须姓吕,把你两家儿根脚从头数:你本身做亭长耽几杯酒,你丈人教村学读几卷书。曾在俺庄东住,也曾与我喂牛切草,拽坝扶锄。  [一煞]春采了桑,冬借了俺粟,零支了米麦无重数。换田契强秤了麻三秆,还酒债偷量了豆几斛,有甚糊突处。明标着册历,见放着文书。  [尾声]少我的钱差发内旋拨还,欠我的粟税粮中私准除。只通刘三谁肯把你揪扯住,白甚么改了姓、更了名、唤做汉高祖。

哨遍·高祖还乡注释


【鹅毛扇】羽制成的扇子。三国蜀军师诸葛亮在小说和戏典中的形象是羽扇(即鹅毛扇)纶巾,故后以“鹅毛扇”作为智囊人物的标志。郭沫若《北伐途次》二六:“他是湖北人,又是当时的中央委员,自从军事一进展到武汉以后,他俨然就像是邓演达的执掌鹅毛扇的军师。”汉
【畅好是】真是;正是。元石德玉《秋胡戏妻》第三折:“兀的是谁家一个匹夫,畅好是胆大心麄。”元无名氏《渔樵记》第二折:“哎哟,勿勿勿,畅好是冷得来奇怪。”清洪昇《长生殿·闻乐》:“恰纔的追凉后雨困云淹,畅好是酣眠处粉腻黄黏。”漢
【猛可里】;忽然间。元王元和《小桃红·题情》套曲:“猛可里祆神庙顿然火烧,险把蓝桥水渰倒。”《水浒传》第六四回:“林冲怕他夺了头功,猛可里飞抢过来,径奔关胜。”《儿女英雄传》第十五回:“那人却也有些面熟,只是猛可里想不出是谁。”汉
【明晃晃】亦作“明熀熀”。亦作“明幌幌”。光亮闪烁。《京本通俗小说·错斩崔宁》:“那人急了,正好没出豁,却见明晃晃一把劈柴斧头正在手边。”元赵明道《斗鹌鹑·题情》套曲:“明熀熀火烧此时休。”《西游记》第五十回:“长杆枪迎,明幌幌如龙离黑海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九回:“明晃晃点着两对大高灯。”赵树理《登记》:“艾艾没有醒来,只翻了一个身,有一个明晃晃的小东西从她衣裳口袋里溜出来。”
【耍孩儿】曲调名。五十四字,平仄通协。明人选辑《玉谷调簧》中收二十馀首。2.地方戏曲剧种名。也叫咳咳腔、嗨嗨调。流行于山西北部和内蒙古一带。
【一壁厢】一壁”。典
【酒胡芦】芦”。
【不寻俗】不正常,不一般。元孟汉卿《魔合罗》第一折:“刚出的这门,四下里布起云来,则是盆倾瓮瀽相似……淋的来不寻俗。”
【这些个】比较近的两个以上的事物。《红楼梦》第三一回:“饶这么着,还有人説閒话,还搁得住你来説这些个!”刘半农《在一家印度饭店里》诗:“多谢你,你给我这些个。”韩少华《红点颏儿》一:“这些个嘛,容兄弟我日后奉告吧。”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