屈原 卜居




 
  
 










  
  











  
  












 
 














卜居原文:

  屈原既放,三年不得复见。竭知尽忠而蔽障于谗。心烦虑乱,不知所从。乃往见太卜郑詹尹曰:“余有所疑,愿因先生决之。”詹尹乃端策拂龟,曰:“君将何以教之?”  屈原曰:“吾宁悃悃款款,朴以忠乎,将送往劳来,斯无穷乎?  “宁诛锄草茅以力耕乎,将游大人以成名乎?宁正言不讳以危身乎,将从俗富贵以偷生乎?宁超然高举以保真乎,将哫訾栗斯,喔咿儒儿,以事妇人乎?宁廉洁正直以自清乎,将突梯滑稽,如脂如韦,以洁楹乎?  “宁昂昂若千里之驹乎,将泛泛若水中之凫,与波上下,偷以全吾躯乎?宁与骐骥亢轭乎,将随驽马之迹乎?宁与黄鹄比翼乎,将与鸡鹜争食乎?  “此孰吉孰凶?何去何从?  “世溷浊而不清:蝉翼为重,千钧为轻;黄钟毁弃,瓦釜雷鸣;谗人高张,贤士无名。吁嗟默默兮,谁知吾之廉贞!”  詹尹乃释策而谢曰:“夫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;物有所不足,智有所不明;数有所不逮,神有所不通。用君之心,行君之意。龟策诚不能知此事。”


屈原简介:


卜居注释:

【心烦虑乱】同“心烦意乱”。汉蔡邕《让高阳侯印绶符策》:“臣是以宵寝晨兴,叩膺增叹,心烦虑乱,喘呼息吸。”
【送往劳来】迎来”。
【突梯滑稽】从顺;圆滑随俗。《文选·屈原<卜居>》:“将突梯滑稽,如脂如韦,以絜楹乎?”吕向注:“突梯滑稽,委曲顺俗也。”唐孙樵《序陈生举进士》:“况突梯滑稽以苟得与?君其勉之!”明陶宗仪《辍耕录·辊吝谝三卦》:“淮南潘子素纯,尝作辊卦,讥世之人以突梯滑稽而得显爵者。”郭沫若《创造十年续篇》二:“吴稚晖在那儿发表过一些突梯滑稽的论文,把读书界轰动过一下。”汉
【何去何从】问题上选择去取。《楚辞·卜居》:“寧与黄鵠比翼乎?将与鸡鶩争食乎?此孰吉孰凶?何去何从?”晋潘岳《夏侯常侍诔》:“为仁由己,匪我求蒙。谁毁谁誉?何去何从?”徐迟《牡丹》:“他考虑了好久,何去何从。台北?香港?里约热内庐?纽约?长叹短吁了好几月。”
【黄钟毁弃】不用。《楚辞·卜居》:“黄钟毁弃,瓦釜雷鸣;谗人高张,贤士无名。”朱熹集注:“黄钟,谓钟之律中黄钟者,器极大而声最閎也。瓦釜,无声之物。雷鸣,谓妖怪而作声如雷鸣也。”亦作“黄鐘长弃”、“黄鐘毁弃”。清蒲松龄《聊斋志异·叶生》:“公一日谓生曰:‘君出餘绪,遂使孺子成名。然黄鐘长弃奈何!’”清百一居士《壶天录》卷下:“噫,鼠辈鴟张,其若是哉。黄鐘毁弃,瓦缶雷鸣,蠢兹么么,毒害乃尔!”亦省称“黄鐘毁”。郭沫若《蜩螗集·咏史》:“雷鸣瓦釜黄鐘毁,做到黄鐘愿亦偿。”见“黄钟毁弃”。
【瓦釜雷鸣】赫。《文选·屈原<卜居>》:“黄鐘毁弃,瓦釜雷鸣。谗人高张,贤士无名。”李周翰注:“瓦釜,喻庸下之人;雷鸣者,惊众也。”宋黄庭坚《再次韵兼简履中南玉》之三:“经术貂蝉续狗尾,文章瓦釜作雷鸣。”郭沫若《沸羹集·为革命的民权而呼吁》:“人民有话不能言,言者无责可自负。其结果必然成为瓦釜雷鸣、黄钟毁弃的世界。”


卜居赏析:

  这篇文章记述了屈原的一件逸事,屈原被放逐三年之后,往见太卜郑詹尹问卜。无论它的作者是谁,这篇文章都是很有艺术价值与历史价值的。在先秦的典籍里,没有关于屈原的资料,最早为他立传的是西汉司马迁《史记·屈原列传》。也许因为搜集资料的困难,《屈原列传》的史料并不丰赡,倒是太史公与屈原的遭遇颇多相似,故借屈原的遭遇抒发自己的忧愤与怨怒,因此抒情胜于记事。屈原问卜未必实有其事,但屈原对自己的人生遭遇与做人处事的原则的反思却是非常真实的。屈原连设八问,以“宁”“将”两疑方式问卜,给人以不知所从的印象。其实,人的设问,与其说是他对人生道路和处世原则的困惑,倒不如说是他对黑白颠倒、清浊混淆的现实的震惊和愤慨。在你死我活的尖锐对立中,愈显出屈原廉洁正直、心性高洁的品格与坚持操守、绝不妥协的斗争精神。对屈原的研究,此文至少可供参考。   全文以屈原问卜开篇,以詹尹“释策而谢”的答语收结,中间以连珠式的对立设问的语句贯穿,文采斐然,往复盘旋,八对设问,一一贯之。虽铺陈夸饰,句式整齐,却不板不散,亦无重复之嫌。气势充沛,感情强烈,体现了大诗人特有的气质。而且,这种体式,对汉赋“设为问答,以显己意”,颇具启发意义,或谓之汉赋之先声亦无不可。



屈原其他诗歌:


卜居诗句:


可能你会感兴趣: